第98章 控球后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农林学院院长助理办公室里,刘启民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手机微微皱起了眉头。忽然,他想到了半个月前从校长办公室传来一个很让人讶异的命令,对一个大一新生发布的免课令。

    一想起这个免课令,刘启民就猛地打了一个哆嗦。那个大一新生不就是园艺系的方羽凡吗!

    “呵呵,方同学是吧,你放心,院里一定会安排好的,是跟法商学院大一组冠军打比赛是吧,嗯,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了!”电话那头,刘助理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行,那谢谢了啊!”很是诧异居然会如此顺当的方羽凡挂断了电话。他原本以为自己还要给对方点好处这事才能办呢,没想到三两句话就搞定了!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暂时定了,方羽凡也就不再去想,而是看了看时间不早,就转身朝院堂走了过去。

    西南省地处华夏高原地区,年平均日照量虽然不是最高,却也比之低不了多少。

    高空之上,漂浮着几朵淡淡的白云,一颗巨大的火球高居天空正中,无匹的热量毫不吝啬地倾泻在了大地万物之上。

    小桃园院堂内,方羽凡盘腿坐在刻满了古朴玄奥纹理细线的玉质青石地板上,丝丝缕缕淡白色的烟雾充斥在他的身体周围。

    一呼一吸,一吐一纳,方羽凡按照从那个乾坤手镯里得到的炼体秘笈上的记录以堂内充沛的灵气洗炼着自己的血肉骨膜。

    随着时日的消逝,一阵隐隐的类似于潮汐的“哗哗”声渐渐从方羽凡的体内响了起来。而随着“哗哗”声的加剧,充斥于堂内的丝缕烟雾进入他身体的频率也越发的频繁了。

    下午两点整,一波炽烈的极阳之气从高空直坠了下来,其中一股极其精粹的极阳之气忽然受到大地下方一座小山脚下一点淡淡的吸引力而降临了过去。

    若是从高空俯视而下,就会发现小桃园内的小院屋顶上有一圈淡淡的亮红色光罩时不时的闪过一抹鲜艳的亮泽。

    若是翻开这圈光罩下的青灰色瓦片,就会发现无数颗成人手指头大小、表面刻有细细纹咒的亮红色玉石。这些在常人看来晶莹剔透的玉石被摆出了一个不是很复杂的图案,缕缕淡红色的气丝不时从这些玉石表面隐去又现。

    寂静的小桃园内,忽然因为一股极阳之气的降临而打破了它的平静。就见林间草地上,凭空卷起了一股股细小的旋风,在卷落一些枯叶碎屑后,又突兀的消散不见了!

    小院屋顶,一波强劲的热风猛地刮了起来,一股能将整个人从内到外都烤得吱吱冒油的极尽高温透过光罩渗入了下去。“哧哧”响声里,院堂内的灵气剧烈地翻滚了起来,一滴滴散发出灼热灵气、表面呈红白两色的细小水滴“噗噗噗”地直朝地面坠去。

    一股柔风忽地从院堂中心方羽凡盘坐的地方升起,这股柔风无比轻柔的将这些蕴含着极大阳和之气的灵水轻轻吹到了院堂四角放着的四个宽口细腰玉瓶内。朝里望去可以看到,里面的灵水已经有一指多深了。

    “呼”

    感觉一股灼热能量当头淋了下来,方羽凡浑身肌肉一阵抖动,一层细密的汗油珠子立时从他的肌肤上渗了出来。

    长吐出一口热气,方羽凡睁开了双瞳,一抹璀璨的亮泽从他的面颊上一划而过。

    起身离开院堂后,方羽凡先是走到院角畅快的淋了一个冷水浴,然后穿好衣服走到廖开卧室门前敲响了房门。

    “待在房里干什么!赶紧出来和我一起去球场。”站在门外,听着房间里传出来的咀嚼声忽然停止,然后廖开有些模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大,我就不去了,想再睡一会儿!”

    方羽凡闻言抽了抽眉角,你丫在吃东西就说吃东西呗,居然说是在睡觉!感情以为我听不到还是怎地!

    不过想到现在叫小胖子去看比赛也没什么意义,方羽凡遂打消了冲进房间把他给拎出来的想法。

    “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朝里招呼了一声后,方羽凡转身朝院门走去。

    房间里,廖开半卧在宽大的床上,他的面前,摆着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吃食。

    奇怪了,老大怎么知道我是在吃东西的?嘴里包满了食物的小胖子满脸的疑惑,这房间的墙壁可是有很好隔音效果的。不过一想到老大的身份,他又散去了这点疑问继续同一大堆吃食战斗了起来。

    下午两点二十分,联大3号篮球运动场。

    “我做控球后卫。”身穿后背印有农林学院园艺系几个黑字球服的方羽凡如是说道。肖健扫了其他三人一眼,在看到三人没什么反应后,他点头说道:“行,没问题。”

    简单交谈几句后,随着“必”的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跳球结束,园林一班取得了第一次攻势的主动权。

    对此,包括方羽凡在内的其他四名队员均表示不出意料。因为对方派出的跳球队员可是有着1米93的恐怖高度!是的,对于园艺一班平均身高不过1米74的球员们来说,193厘米,堪称是一个很有压力的高度了!

    跳球失利,非战之罪,乃先天因素之故也!

    “啪啪”连响声里,园林一班的球队队长快速移到了园艺一班的后场。不过当除了方羽凡之外的其他四名队员在看到这个一身腱子肉的持球人员直朝方羽凡奔去时,他们都笑了。

    方羽凡的抢断能力,他们可是亲眼见过无数次的。对此,他们表示很有信心,肖健甚至停下奔跑的步伐转身朝对方后场跑了过去。这家伙,居然接方羽凡的传球接成习惯了!

    腱子男在感觉到身后的那股急迫感消失不见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现在挡在自己面前的,就只有一个对方防守球员而已,只要过掉他,想以哪种方式进球还不是看自己的意思!

    方羽凡微微躬下了自己的身体,一双幽深的眼瞳一边看着腱子男手上的篮球一边将场上其他球员的位置印在了心上。

    “啪啪,啪啪啪!”一阵忽慢忽快的运球声过后,腱子男腰躯一扭朝着方羽凡直碾压了过去。对此,方羽凡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身躯移开了半步。

    切,胆小鬼!腱子男眼角划过一抹轻视的笑,然后右脚一蹬,整个身躯直朝篮筐下射了出去。这个时候,方羽凡眼角冷芒一闪,右手闪电般探出,然后一震一抓,球即被他给掏在了手里。

    “吱”的一声刺响,腱子男一脸茫然的停下了前进的步伐。球呢?

    球呢?自己准备上篮得分的球呢?腱子男面带疑惑的扭头朝自己身后望去,然后,他看到了一道不甚健壮的身影带着球直奔己方后场而去。

    什么时候球跑到他那里去了?腱子男脑子里浮现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随即,在场外欢呼声震天的呐喊声里,腱子男怒了!一股火焰迅猛地缠绕上了他的双瞳。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戏耍过了?没有!在球场上,只有自己戏耍别人的份儿!

    两腿肌肉猛地一绷,腱子男转身朝着方羽凡追了过去。堪堪追上时,他瞧准篮球的落势,然后猛地探出了自己的右手掌。

    察觉到身后有一股疾风扑了过来,方羽凡持球的手腕微微一抖,篮球如同穿线蝴蝶般飘乎乎移到了他的身体另一侧,一只青筋毕露的手掌自然抓了一个空。

    篮球如同精灵般在方羽凡的身前身后来回的移动着。对此,腱子男两眼直打转,表示悲愤之余,又显得很是无奈。

    戏耍够了腱子男后,方羽凡已经持球来到了离罚球区两米远的地方。抬眼一扫,篮球就在他一甩臂之际被传给了站在三分线附近的顾建军。

    无比舒适的接到这个传球,顾建军朝后退了一步站在三分线外,然后轻抬双臂一扬,篮球划出一道抛物线远远落进了篮筐里。

    “耶!”场外,响起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必!”的一声哨响,在裁判手势下,进球有效,三分!

    “投得好!”跑过顾建军身边的肖健偏头笑着赞了一声。顾建军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肖健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不过随即,他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回应肖健的轻声说道:“那是因为传得好!”

    “都给我盯紧了!”沉着脸的腱子男朝队友低喝了一句,然后在接过发出的球后,他埋头运球冲了过去。在他前进方向的不远处,正有一道不甚健壮的身影在那里等着。

    “哼,不撞南墙不回头!”看到园林一班的球队队长依旧不死心地朝方羽凡直杀而去,肖健在不屑之余,又迅速站到了对方后场。“记得这次一定要传给我啊!”这家伙,居然还扬着脖子高喊了一句。

    顾建军闻言脸色猛地一沉,不过在想到自己刚刚已经投过一球,又再想起这两人的交情后,他的脸色舒缓了下来。

    方羽凡闻言差点一头栽在了场地上。你丫有点得意过头了吧!就不怕腱子男听到了心生怒火小宇宙爆发?

    反观腱子男,果然如同方羽凡心中猜想的那般一脸的怒容。面对来自于对方球队队长的赤果果轻视,他在怒气盈胸之余,一双闪烁着丝丝火焰的厉瞳也狠狠盯向了挡在自己前进方向上的方羽凡。

    “嘭嘭嘭!”篮球在腱子男的拍打之下居然发出了一连串沉闷的声音来。

    看到腱子男浑身气势澎湃欲发,方羽凡诧异了:小宇宙真的爆发了?随即,一抹不屑的光芒从他的眼瞳里直直探了出来:可惜我不是那些注定要被打败的恐怖大反派!

    球场之上,一攻一守两方即将展开一番交锋。对此,场外的观众表示很是兴奋,而场上的队员,表示顺其自然。一方是队长的权威摆在那里,另一方是对队友的无比信任。

    腱子男的右手腕猛地一抖,篮球从他的背后绕到了左手一侧。一抹得意的笑展露他的嘴角,他就不相信了,这人还能隔着自己的身体将球给掏了不成!

    然而下一刻,腱子男嘴角的那抹笑意还未完全消散,来自于方羽凡的一只手就彻底将之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身体一旋一扭,手臂一探一抹,篮球就又被方羽凡给抓在了手里。

    扭头朝一脸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的腱子男扯了扯嘴角后,方羽凡持球朝对方后场缓步而去。

    缓缓扭过头去看着那道身影渐渐过了中场,然后在一阵闪步之后晃掉两名己方队员,接着是扬臂一甩,篮球即被传到了站在篮筐底下的那个长着一张国字脸的对方队长手上,最后,在腱子男近似于呆滞的注视下,球,进了!

    “耶!”场外,又响起了一阵振动球场的欢呼声。

    “必!”,进球有效,两分!

    “嘎吱嘎吱!”腱子男把牙齿咬得咯嘣一阵乱响。冲到己方队员跟前,他咆哮着吼道:“不是叫你们盯紧了吗?怎么还会让他这样轻松就投篮得分了?”

    “队长,我们已经盯得很紧了啊!”刚才没有将肖健防守下来的高个子球员一脸委屈的说道,“关键是那个传球实在是太诡异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球会从哪个时间、哪个角度传过来啊!”

    “把球给我!”看到一旁裁判正在用那种“你们正在耽搁时间”的不善目光看着自己这边,腱子男沉声说道,“总之给我盯紧了,实在防不了就给我犯规!”

    “必”的一声哨响,比赛继续开始。

    腱子男在迟疑片刻后,依旧运球朝方羽凡那里奔了过去。他还真就不相信了,自己会在这人手上连连碰壁!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正当腱子男准备闪步过掉方羽凡的时候,后者迅捷朝前跨了一步,然后左手敏捷的一探一摸,篮球又非常轻松的易主了事。

    “注意防守!”梗着脖子腱子男扬声高叫了一声。

    不追过来了?嘴角一抹淡笑的方羽凡脚步不停持球奔到了对方后场。抬眼一扫,场上的形势立时印入了他的眼帘。肖健和顾建军不时在罚球区附近游弋,但是只要他们稍稍一靠近罚球线,就有一人像疯狗般冲上前去阻截他们。不仅如此,对方球员里总会有一人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自己的传球路线。

    余光看到己方两名队员一前一后堵在了腱子男的身边后,方羽凡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幽冷的微笑来。

    “啪啪啪”三声轻响,方羽凡运球来到了罚球区前端半米处。没人来防我?一抹古怪的笑意从他的嘴角扩散了开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念罢了,方羽凡向前跨出一步,然后微蹲下半身,两臂轻抬,篮球“唰”的一声被他给投了出去。两秒钟后,篮球干净利落的无声入了网。

    “必!”,进球有效,三分!

    “耶!”场外,响起了一阵略微迟了点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比赛,彻底失去了悬念。

    连续三球都被灭了的腱子男完全失去了锐气。在每次持球面对方羽凡的时候,他要不是绕道走就是两三人配合着一起将球运到园艺一班后场。

    不过现在的园艺一班后防线已经不是第一场比赛时候的那条烂后防线了。两名球员虽然个子不是很高大,在进攻端也没有什么作用,可是好歹两人还是经常打篮球的人,一些防守方面的动作倒也做的有模有样。

    再加上有方羽凡这个变态的截球和盖帽的双料高手,园艺一班的后防线,不说固若金汤可也差不了多少了!毕竟,同他们打比赛的也仅仅是一些连业余球员也算不上的大一新生而已。

    后防线稳固了,进攻端也是犀利异常。

    方羽凡的传球,就如同顶级外科医生手上的手术刀般那样锋利,并且总是会出现在对手防守的漏洞之所在。充当攻击手的肖健和顾建军可就爽了,园林一班的篮球筐被他们凌虐的不堪重负,几乎每隔上半分钟就会有一个球跟球网发生亲密的接触。

    13比0,15比0,18比2,25比

    随着“必”的一声哨响,园林一班同园艺一班争夺园艺系大一组冠军的比赛结束了!

    深知不能太出风头的方羽凡,在后半场有意的放了水,不过园艺一班还是以71比34的悬殊比分获得了园艺系大一组的第一名!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