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特殊部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靠近平川山脉山脚的一处废弃矿场旁边,是一栋两层楼高的半旧小洋楼。在那一丝丝烟雨的洗刷下,这栋小楼显得分外孤寂。

    下午临近四点钟的时候,迎着绵绵细雨,一辆暂新路虎驰过渐显泥泞的一条宽敞大道停在了小楼旁边的坝子上。

    随着车门的打开,一道小小的身影猛地从车里蹿了出来。其后,随着接连两声的关车门声,方羽凡和廖开也顶着细雨朝小楼那里跨了去。

    “爸爸,爸爸,我们有钱了!”小文一边嘴里哑声叫道一边打开小楼那扇没有上漆的大门闯了进去。

    “小文,回来啦!今天吃饭了没有?”从小文打开的那扇大门内传出来一道男子稍显萎靡的声音来。

    方羽凡看了廖开一眼,后者会意,转身跑到路虎车旁打开门提出了一个里面装着几个塑料饭盒的食品袋子。

    跨进小楼,方羽凡看到,在这间几十平米的房间里,可谓是家徒四壁,除了一台半旧的彩色电视机外,就只有一张木床以及木床上躺着的一个唇角和下颌长满了短须的三十多岁的男子。

    看到这个躺着床上一脸苍白的男子正睁眼看着自己,方羽凡走近了笑着说道:“夏天成大哥,你好,我们是听了陈彬大哥说了你的事特地来看你的。小文,去拿些碗筷来,你爸爸一定饿了。”

    “好的,大哥哥。”扭头朝方羽凡应了一声后,小文接过食品袋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扇门内。

    “唉,两位小兄弟,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这贵客临门了居然连一张凳子都没有!”夏天成一脸歉意的说道。

    “无妨。”方羽凡和声说道。随即,他走到床边看着夏天成的脸问询道:“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腿?”

    “这”夏天成一脸的犹疑。不仅仅是看着方羽凡两人很陌生,而且他知道自己可是瘫了有一段时间了,身上的味道,自己闻着都有点难受。

    “呵呵,倒是我唐突了!”轻声笑了几声后,方羽凡微耸双肩说道。

    “瘫了这么久,虽然每天小文都会给我擦洗身子,可是那味道的确不是怎么好闻,倒不好让客人也受这个罪了!”夏天成一脸苦涩的应声道。

    挺直了腰躯,方羽凡双手上下叠加着放在了腹部,一双眼瞳微微半闭着,一束真识却在夏天成一无所觉间没入到了他那肌肉已经萎缩了的双腿之内。

    看到房间里的气氛沉凝了下来,廖开颇是别扭的转头四处打量起了周围的摆设来。可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又有什么布置让小胖子看呢!因此,在过了半分钟后,廖开很是沉闷的轻叹了一声。

    好在这个时候,手上端着两个大碗的小文从旁门走了进来,廖开神情微微一振,几步跨过去帮他接过其中一个碗来。

    “爸爸,饭菜还是热的呢!你赶紧趁热吃吧!”小文一边走到床边将手上装满了白米饭的大碗递给了男子夏天成一边扬声说道。

    “谢谢胖哥哥!”转身接过廖开递过来的大碗,小文朝他笑了笑说道。小胖子闻声立时闷了一下。哥哥就哥哥呗,为么要加个胖字呢!

    “你吃了没?”看着懂事的儿子,夏天成一脸笑意的柔声问道。小文点头:“吃了,大哥哥请我的!爸爸,你快吃吧。吃完了我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事情!”

    看到儿子脸上洋溢的那副笑脸,夏天成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埋头大吃了起来。

    “老大”看到小文两父子在那里上演着患难父子情,廖开凑到方羽凡跟前轻声叫了一下。小胖子很不理解为什么老大执意要跟随小文到他家里来。

    扫了廖开一眼后,方羽凡微耸双眉朝少年说道:“小文,你在家里好好照顾你爸爸,明天我们再来看你。”

    说罢当先朝着门外走了出去。廖开朝夏天成点了点头后,跟在老大身后也出去了。

    “大哥哥再见!”小文站在门檐下连连挥手不已的叫了一声。

    看到儿子久久站在门外边,夏天成放下手上的碗筷朝他叫道:“小文,过来,爸爸问你点事情。”收回注视外边的视线,小文应了一声后转身走到了床边。

    “我平时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带人来这里的吗?”夏天成略微阴沉着脸看着儿子说道。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并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现在如今这副模样。毕竟,再怎么说,他夏天成曾经也是平川古城里千万级的富豪之一。

    “大哥哥是好人!”小文在看到父亲的脸色变了一变后,微有些委屈的轻声争辩了一句。随即,他又抬起头来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的说道:“爸爸,我们有钱了!刚才大哥哥帮我卖了一块原石,有2000多万呢!”

    “什么?2000多万!”夏天成震惊了。儿子卖的那几块原石是什么货色他可是一清二楚,甭说是2000多万了,就是2万也不值!

    “快给爸爸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明白到底在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夏天成急声催问道。小文点了点头,然后跃到床上两腿耷拉着朝父亲仔细述说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在摆摊子的时候”

    下午接近五点的时候,细雨逐渐停了下来。

    平川山脉深处,两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那扇翡翠玉门前。

    两人刚站立没多久,翡翠玉门就打了开来,然后一个头发胡须洁白的老者仙气飘渺地走了出来。

    “叔祖!”“厉云长老!”一前一后两道沉凝的声音相继从两人口中吐出。

    “小潘,城里没什么事吧?”老者看着右边那个一身浓郁军人气质的中年男子说道,“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田中一郎已经死了。”

    “田中一郎死了?”中年男子那张刀削般的脸膛上浮现出一抹骇异来。“长老,是谁杀了田中一郎?难道度野那伙人就是因为田中一郎死了才来到平川的?”

    “度野那个老家伙也跑到华夏来了?”老者抖了抖雪白的眉毛问道,“来了几个人?实力怎么样?”

    中年男子凝声回答道:“一个天忍,一个地忍,还有一个是田中一郎的孙子田中川,根据组织内情报部门的评估,他也有高级忍者巅峰的实力。”

    “查到他们来这边做什么没有?”老者微沉着脸问道。

    “他们是今天早上在明源下的飞机,然后乘坐扶桑领事馆的专车于中午赶到了平川,现在正在玉河酒店里休息。”中年男子挺直了腰躯沉声回道,“其间赖川家族的赖川百鸣和田中川碰过一次面。”

    诶,真是多事之秋啊!老者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尤其让他担心的是,那个挖了镇心玉台的神秘高手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厉风,你又来这里做什么?”老者转头看着旁边那个身穿笔挺黑色西装的四十多岁男子问道。

    那个叫厉风的中年男子将自己手上拿着的一个长条木盒一手托着打开后朝老者恭敬的说道:“叔祖,这是今天晚上要拍卖的奇珍,听到您老的传唤,玄侄孙特地带来请您老过目。”

    老者颔首朝厉风手上的木盒扫了几眼。三天之前,为了专心应付田中一郎的上门挑衅,他吩咐厉家众人不经自己的传呼不得进山,倒是差点就错过了鉴别奇珍的机会。

    只见在这个长有一尺、宽3寸的木盒里,分别摆放着一个小巧的圆形玉佩、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质小球,还有一块小孩拳头大小的玻璃质地的翡翠料子。

    老者一次扫过这三样宝贝后,指着居中那块石质小球问道:“这件东西是什么来历?”

    厉风躬身回道:“回叔祖的话,这是从一个老坑深处挖出来的石球,材质坚硬,哪怕是合金刀刃也切之不动!因此特地带来此处请您老给看看。”

    “算了,不用看了!”正被神秘人的出现而莫名担忧不已的老者虽然觉得这颗石质小球可能有古怪,可是他却丝毫没有那个心思去追究了。

    “这块玉佩不错,我收了。”老者一挥手,那块若是方羽凡看到会觉得分外眼熟的圆形玉佩即飘飘荡荡的飞到了他的手上。

    略微把玩了一下这枚里面有着丝丝灵气的小巧玉佩一会儿工夫后,老者朝两人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送了。小潘,度野那个老家伙你要盯紧了,看他跑到华夏来是想做什么!”

    “是,厉云长老。”中年男子微微垂下自己的头颅应声道。厉风合上木盒朝老者鞠了一躬后说道:“叔祖,那玄侄孙就告退了。”

    两人又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后,相继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平川山脉深处,本就山石密布,常人若是到此,恐怕光是翻那些个高矮起伏的大小石块就得累个半死!不过对厉风和中年男子两人而言,这样的地方也就比外边平坦的道路稍微不平了一点而已。

    就见两人上半身不动,就是两只脚在那些崎岖不平的山石顶上点过,一段常人要艰难跋涉、畏之如虎的山林之地一顿饭的功夫就让他二人给气息平稳的越过了。

    站在一处分叉的小路上,厉风朝中年男子颔首说道:“潘组长,今晚上要不要去看看拍卖会?”

    中年男子摇头:“你刚才也听到厉云长老的吩咐了,我这段时间还要盯着那些扶桑忍者,今年就不去捧场了。”

    “那好,就此别过了。”朝中年男子抱拳一礼后,厉风朝右边那条小路跃去。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