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宴会请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一张潘国立随身带着的申请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方羽凡也算是成为了一名保卫祖国、保护人民,坚决同境内外的邪恶势力做殊死斗争的光荣战士了!

    当然了,这只是潘国立临走之前义正言辞留下的一番话。

    而且,现在方羽凡也只算是一名准光荣战士而已。

    毕竟办理事情还需要一些手续和时间不是。

    不过在看到方羽凡一脸嫌麻烦的表情后,为了笼络住这位年轻的绝世高手,潘国立是拍着胸脯大包大揽了下来。

    对于未来领导的热情,方羽凡于情与理都不能拒绝不是!

    “羽凡,以后我家小胖子可是要你费心照顾了!”

    看着李所长和那位神秘人物坐进了一辆警车疾驰而去后,廖兴宏拍了拍廖开的肩膀朝方羽凡无比认真的说道。

    廖开闻言不满了,他偏头看着廖兴宏嘴里说道:“二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用得着老大照顾吗?”

    廖兴宏闻言挑了挑眉头,然后一巴掌“啪”的一声扇在了廖开的脑门上。

    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死胖子!二叔这是为你找一个靠山呢!

    在心里就差破口大骂的廖兴宏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了廖开,直把小胖子看得心里是直发毛。

    旁边的方羽凡又怎么会不明白廖兴宏的意思。

    脸上带着微笑地,他伸出胳膊搂住了廖开的肩膀说道:“二叔这是说的什么话!小胖子是我的兄弟,我肯定是要费心照顾好他的!”

    “呵呵,这就好这就好!”亲耳听到了方羽凡的承诺后,廖兴宏脸上止不住笑意的忙不迭说道。

    儿子有本事了啊!

    看着站在那里一脸峥嵘的方羽凡,方正刚不禁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声,同时一抹浓浓的欣慰亦悄然从他的眼角一划而过。

    这做父母的,最大的愿望不就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有大出息吗?

    “羽凡,那两个警察走了吗?”姜仕琼手上牵着罗敏的手从大厅拐角处走了过来看着儿子问道。

    闻声转过头来的方羽凡眼角闪过一抹好笑的看到罗敏在听到“警察”两个字的时候,那眼瞳竟微微缩了一缩。

    嘿嘿,估计是做坏事落下的职业毛病吧!

    在心里,方羽凡不无嘲讽道。

    “妈,都走了。”看着老妈依旧牵着罗敏的手,方羽凡一边嘴里回着话一边眉头微微皱了一皱。

    看来是必须要抽空好好跟这个女人单独谈谈了,不能让她总待在老妈身边!

    扫了罗敏那一脸柔弱的表情,方羽凡暗自忖道。

    而对于方羽凡投射过来的那道淡淡的视线,有着一颗玲珑剔透心且谙于世故的罗敏又怎么会不知道!

    缩了缩身子,她低眉顺眼地站在了姜仕琼的身后。

    看到罗敏做出一副娇娇怯怯的模样,方羽凡挑了挑眉头,然后徐徐转身看向了别墅门前的那条大道。

    正当站在别墅前的众人准备转身走进大厅的时候,一辆黑色别克轿车忽然停靠在了别墅大门前。

    抬头望了挂在天边的火球一眼后,廖兴宏微皱着眉疑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谁会来啊?”

    说罢这话,他提脚朝大门口迈了过去。

    方羽凡等人看着廖兴宏移动着他那吨位着实吓人的身躯慢腾腾穿过花园朝门口走了去,然后走到一半就跟从别克车里下来的一个华服打扮的年轻人交谈了几句,接着在接过一个什么东西后又慢腾腾的走了回来。

    别克车呼啸一声开走了,而一段来回最多不过四十米的距离,愣是被廖兴宏给走了整整三分钟的时间!

    “二叔,你可是要减肥了啊!”看到廖兴宏额头上渗出的大颗大颗的汗珠,廖开一脸鄙视的说道。

    “滚!”廖兴宏喘着粗气朝侄子怒骂了一声。

    待连连吸进几口长气喘匀了呼吸后,他瞪着廖开没好气的说道:“这里任谁都可以说这句话,就是你这个小死胖子不行!”

    廖开闻言毛了!

    他梗着脖子一脸愤愤不平的叫道:“我怎么就不行了!至少我不像二叔你那样走一步都要喘三口气!瞧你老人家那满头的汗哟!你再看看侄子我什么时候出过一头的大汗了?”

    廖兴宏看着廖开脸上那得意洋洋的表情,眨了眨眼睛,不开腔了。

    话说这几天还真没看到侄子像往年那样动一动就是一身的汗,就连精神都要比以往看到他的时候好了许多!

    “嘿嘿”看到二叔一脸憋气的模样,廖开咧着嘴隔着T恤衫按了按胸口上那块老大送给自己的玉牌。

    方羽凡一家人脸带淡淡微笑的看着廖家两叔侄在那打着嘴仗。

    这样的桥段,每天都要发生两三回。

    要不怎么说廖开和他二叔的感情最好呢,纯粹就是斗嘴斗出来的呗!

    不过这种变化也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发生的。小时候的廖开,还是很怕他这个二叔的。

    倒是一旁的罗敏一双灵光闪烁的眼瞳不时扫过廖兴宏拿在手上的东西,以她的眼光来看,这东西一定名贵的很!

    不见在夕阳的照射下一团闪人眼球的金光在其表面闪烁不已吗!

    “二叔,那人给你的是什么东西啊?看着挺炫目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方羽凡看着廖兴宏手上拿着的类似于卡片的东西问道。

    “差点把正事忘了!”听到方羽凡的询问,廖兴宏抬手虚拍了额头一下后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他。

    “请帖,你一份我一份,厉家送来的。”一边将属于自己的那份请帖抽回来廖兴宏一边说道。

    随即,他又一脸止不住喜意的笑着说道:“呵呵,这张请帖也是我廖家第一次收到呐!归根结底还得要感谢羽凡,要不然的话,我廖家如何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声名鹊起啊!”

    “不就是一张请帖嘛,二叔,用得着这么高兴?”扬着手上这张金丝缠绕、四角分别镶嵌着一块淡白色玉片的木质请帖,方羽凡淡然说道。

    一旁的廖开也撇了撇嘴说道:“老大说的对,就算它做的再好看,还不是一张请帖!”

    随即他凑到方羽凡跟前看着请帖咂巴着嘴说道:“不过看这卖相就挺不错的,拿出去应该可以卖个几千块钱吧!”

    廖兴宏闻言瞪眼叫道:“瞧你那德性!”

    晃了晃手上的请帖,廖兴宏嘴角抽了抽的说道:“你只要知道就算是你爷爷来了也收不到这张请帖就明白它代表的是什么意义了!”

    “有这么夸张吗?”廖开一脸不相信的瞪眼问道。

    在小胖子的心里,爷爷一直都是那个以一双铁手打造出廖家三代人富贵的威严老者,那形象,高大的很呐!

    扫了相互瞪着对方的两叔侄一眼后,方羽凡将手上的请帖打了开来。

    “今晚八点,厉家幼女若男及笄之礼,请方羽凡先生前来观礼。”

    简简单单的二十四个字,古礼之中又带着几分现代的气息,而且字里行间还透着一股无比淡然的意思。

    这厉家倒是挺有趣的,自家女儿过个十五岁生日也要送人请帖前去观礼。

    方羽凡暗自撇了撇嘴心道。

    但是为什么要邀请自己呢?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救了一个老人然后厉家又帮过自己一次忙的缘故?那这请帖就太不值钱了嘛!

    嘿,瞧这话说得!

    要是被外面那些挖空了心思就是想求到一张请帖的豪商们知道方羽凡心里是这样想的话,估计非得冲过来唾他一脸口水不可!

    “二叔,让我看看里面写了什么?”一旁的廖开忽然将请帖从廖兴宏手上抽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打了开来。

    “今晚八点及笄?二叔,及笄是什么意思啊”眨巴着小眼睛,廖开朝廖兴宏问道。

    “平时叫你多看点书你偏不听!”一巴掌扇在了侄子的脑瓜子上,廖兴宏耸眉借机教训着说道,“及笄就是过生日的意思!”

    “切,过生日就过生日嘛!说的这么深奥干什么!”一边揉着自己的脑门,廖开一边撇嘴说道。

    “那二叔,这个叫厉若男的女孩子过几岁的生日啊?别一帮大老爷们齐刷刷跑去给一个三岁小孩庆祝生日吧!”将手上的请帖递给了廖兴宏后廖开忽然问道。

    “这个嘛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得去准备生日礼物咧!”接过请帖的廖兴宏一听到侄子的问题,扯了扯嘴角后说道,“羽凡,你那份要二叔我帮你准备不?”

    “二叔,你该不会也不知道及笄是过几岁生日的吧?”撩着眉毛看向了廖兴宏的廖开嘴角暗含一丝鄙视的叫道。

    “呃,我先走了!这是第一次参加厉家的宴会,我得准备一份丰厚的礼物去!”丢下这话之后,廖兴宏转身晃荡着一身肥肉走了。

    看着廖兴宏那匆匆而去的背影,方羽凡笑了笑,然后合上了请帖。

    “小凡,你打算送什么礼物呀?”姜仕琼凑到儿子身边扫了请帖一眼后问道。

    将请帖递给了老方羽凡脸上带着笑意的回道:“妈,这事你就不用草心了,儿子我会准备好礼物的。”

    姜仕琼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眼珠子转了几圈后用空着的那只手将身边的罗敏拉了出来说道:“趁现在时间还早,你们赶紧出去买一身得体的衣服去。今晚上小敏就是你的女伴了!”

    看着一脸柔柔怯怯的罗敏微垂下眼帘地被任由老妈拉了出来,方羽凡皱了皱眉,沉吟片刻后,他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

    哼,也好,趁着这个机会仔细问问罗敏一门心思的赖在老妈身边到底抱的是什么打算!眼角划过一抹冷芒的方羽凡暗自忖道。
阅读地球修真者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