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这么一对比,她觉得自己有点儿没心没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依杭听到郁晚这样逐客的话的时候也没有尴尬,这一次反倒是大大方方地离开了。

    “周六见。”沈依杭含笑跟郁晚道别,转眼看向乔兰心和陆一浓的时候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郁晚微微挑眉,沈依杭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过马脚来,永远都是这幅温婉的样子,这一点郁晚也真的是佩服。

    等到沈依杭离开了工作室之后,郁晚转过身看向了乔兰心母女。

    “妈,有事吗?我正忙着呢。”她知道乔兰心平日里面生意繁忙,是肯定不会有这个闲工夫到她这个女儿这边随便看看的。

    她一定是为了陆一浓而来。

    “我待会下午还有一个会,就开门见山了。郁晚,明天浓浓的工作室开张,她的工作室地皮不比你的,你的位于B市最中心,就算不做任何宣传这边的人流量肯定也是最高的。而浓浓那块地的人气并不旺。你跟浓浓都在一天开业,这样对浓浓肯定是不利的,你能不能,换个日子?”

    乔兰心的话说地让郁晚忽然间想起来了一个人:温锦。

    乔兰心和温锦果然是闺蜜啊,说话都给人一样的感觉。只是不同的是乔兰心说话的时候气场很足,虽然带着询问的口气,但是却是十足十的女强人口吻。而温锦不一样,温锦则是柔柔弱弱的小女人姿态,就像温锦昨天晚上询问她能不能帮她求求程祁东那样的......

    郁晚脸上没有表情,陆一浓在一旁静静地坐着,也不起来,像是知道乔兰心会帮她安排好一切似的。

    郁晚瞥了一眼陆一浓,没有讥笑也没有冷漠,而是用最平常的口吻淡淡回应了乔兰心。

    “妈,我明天开业,临到了今天你忽然跟我说让我为了你的小女儿换个日子。您的算盘怎么打的我不清楚,但是用你那么聪明的经商头脑想想,我会答应你吗?”

    陆一浓听到郁晚“反抗”的话语的时候应该是有点烦躁,起身,走到了乔兰心身旁:“妈妈,我去参观一下。”

    “去吧。”乔兰心随意地开口。

    “等一下。”当陆一浓刚刚说完话准备起身从郁晚身边走过,想要上楼去参观郁晚的工作室的时候,下一秒就被郁晚拦住了。

    郁晚在工作室里面穿着平底鞋,需要微微抬头看身边欲擦身而过的女人:“这是我的地盘,谁允许你随便走动的?妈妈说你可以走,我没说可以。”

    “你的工作室明天开业,不就是让人来看的吗?”陆一浓其实对郁晚的工作室并没有那么感兴趣,只是被郁晚阻止了之后,她就愈发地想要去看……

    “楼上我的办公室里面有我参加高盛复赛的婚纱,如果你上去了,它出了点儿什么差池,我可不敢保证我的脾气会像上次在高盛你毁了我的原稿那样好。”

    郁晚的话说的随和平静,但是却带着一点点警告的味道。

    上次是因为顾和帮她出了头,所以她才就这么放走了陆一浓。

    陆一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一只刺猬一样,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稍微说一句话,陆一浓就气不过。

    “我直接跟你们说了吧,我是不可能调整开业日期的,以后凡是陆一浓工作室想要接的单子,我都会插一手。我不想赚钱,我只想搞垮你。”郁晚冲着陆一浓淡淡笑了一下,明艳细腻的眼角眉梢上,堆满了讽刺的笑意。

    郁晚的眼睛不算很大,但是却是很明亮的那种,适中的双眼皮,长长的睫毛,每看人一样都让人印象深刻。而陆一浓从小到大最厌恶的就是郁晚这双眼睛,觉得她比自己的要好看……

    “乔郁晚你是不是疯了?为了针对我千方百计地开一个工作室?”陆一浓被郁晚的话给惊到了,原本她觉得乔郁晚开着这个工作室是为了跟她抢生意,在设计圈里面出名争一席之地,但是没想到乔郁晚却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如果两年前是你去坐牢,以你恶毒的性子,出狱之后绝对会用更加恶劣的手段来报复我的。陆一浓,将心比心。”

    郁晚隐忍着愤怒开口,当着乔兰心的面,她添了一句:“做人可以有点小坏,但是心肠不能够毒透了,比如把自己意外戳瞎眼睛的账算在别人头上这种事情,是会遭天谴的。我相信科学,但是我还是相信有句话:天道好轮回。”

    郁晚的余光落在乔兰心的身上,乔兰心额上的青筋隐隐有些凸起。

    郁晚绝对相信乔兰心当年是知道陆一浓自己戳瞎的眼睛,但是乔兰心却没有戳穿自己的小女儿,不惜将她这个大女儿送进监狱。

    为的,就是让她大女儿得到那次设计比赛的冠军。

    要是郁晚没有去坐牢,陆一浓怎么可能得到冠军?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郁晚却生生体验了一把被自己亲生妈妈坑害的感觉。

    “郁晚,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浓浓?从小到大浓浓有的,妈妈什么没有给你?!”乔兰心有些激动,“我知道你记恨我跟你爸离婚的事情,但是我们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透了的……”

    “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透,那么一天说一句,这二十几年也应该说完了吧?”郁晚苦笑,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乔兰心的眼睛。

    乔兰心一直以来都是不愿意跟郁晚提起跟江颂年当年的事情的,在她看来,跟江颂年的那一段婚姻是她人生最大的败笔。

    “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二十几年,郁晚头一次问出这样的话,今天乔兰心让她换开业日期的事情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多,在嫁给了程祁东之后,很多事情都在接踵而至,但是没有一件事情让乔郁晚感觉到这样难受……

    哪怕是沈依杭的事情都没有。

    乔兰心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下一秒厉声斥责:“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就随便说说。”郁晚扯了扯嘴角,“小的时候我经常怀疑自己不是你跟我爸亲生的,但是我不敢问,后来觉得是不是亲生的也无所谓,你别往心里去。”

    “林秘书,送客。”

    郁晚伸手朝着不远处的秘书招了一下手,秘书全程都在这个房间里面,全程都听到了郁晚和乔兰心母女刚才的对白,虽然觉得这三人关系奇怪,但是仍旧是不问一句话地上前,走到了乔兰心母女面前。

    “请。”

    郁晚转身,淡定地上了楼。

    *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工作室里面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下班了,秘书和郁晚是留到最后的人。

    秘书收拾了一下东西,上楼走到了郁晚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乔小姐,时间不早了,您还不下班吗?”

    郁晚正半蹲在那件婚纱前面,嘴巴里面咬着一把尺,正在用别针扣紧婚纱的束腰。她闻言摇了摇头,将尺子从嘴巴里面取下扔到了一旁。

    “不了,今晚我应该会通宵,你离开的时候不用拉电闸。”

    “好。”秘书颔首,“那个……刚才有人送来了一份夜宵,还有一点甜品,说是送给您的。”

    秘书将外卖盒子送到了郁晚的办公室里面,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含笑:“是个大帅哥。”

    郁晚微微楞了一下,因为她跟程祁东的婚姻在网上沸沸腾腾地闹过一阵子,所以工作室的职员大多数都是知道的,秘书也不例外。

    她直接开口问道:“是我先生吗?”

    程祁东的样貌倒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但是之前郁晚将他们结婚证上多余的合照放在了她的钱夹里面,有一次秘书帮她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钱夹了里面的合照,所以秘书应该是知道程祁东的长相的。

    于是郁晚才这么问。

    秘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也是一个大帅哥,看来程先生要有危机感咯。”

    秘书打趣地说着,却让郁晚愈发怀疑了一些。

    女秘书离开了,郁晚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办公桌上面的外卖盒子,还有一点甜品,眉心稍微蹙了一下下。

    这会是谁?

    就当她狐疑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发送人是未知,陌生的号码。

    “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吃川菜,下班的时候看到你工作室的灯还亮着就给你带了一带你过来。还有蛋挞,我记得你以前来我家的时候喜欢吃我妈亲手做的。好好享用。楼邺城。”

    当郁晚看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眼神略微恍惚了一下,即使现在程祁东并不在她面前,她仍旧是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好像她自己潜意识里在为程祁东守.贞一般……

    楼邺城知道她工作室所在的位置并不奇怪,因为她在参加高盛的设计比赛的时候是填写了自己的资料清单的,里面写了她工作室的名字和所在的地址。

    而高盛刚好也在CBD这一块儿,楼邺城看到她工作室的灯亮着就更加不稀奇了。

    稀奇和奇怪的是,楼邺城竟然还记得她喜欢吃什么……

    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郁晚连楼邺城长什么样,甚至是叫什么名字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只知道曾经小时候好像是出现过一个小哥哥……

    这么一对比,她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儿没心没肺。

    就当郁晚在发呆的时候,她伸手敲了敲脑袋,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楼邺城肯定是因为关心老朋友所以才这么关心她的,她都是已婚妇女了,他怎么可能对她有别的心思?

    这么自我安慰着,郁晚伸手从一旁的办公桌上面拿了一颗蛋挞放进了嘴巴里面,吃完之后简单擦了一下嘴角就又继续开始做衣服了。

    大概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因为长时间地用眼,她的眼睛有点刺痛,刚刚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

    她被吓了一跳,她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没错的,但是楼下的大门是锁上的啊?只有她跟秘书两个人有钥匙,怎么可能会被打开?!

    当她看到门口站着的身形颀长的男人的时候,瞬间慌乱了一下,下一秒立刻转过身去,直接将桌子上面的饭菜盒和蛋挞盒用多余的布料遮了起来。

    即使她刚才只是吃了一个蛋挞,没有吃饭菜,但是整个房间里,还是弥漫着这些味道……

    郁晚不知道程祁东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她的工作室里面,在她的记忆当中,她从来都没有带程祁东来过,程祁东那么忙,自然也不会主动要求来。

    “你……你怎么来了?”郁晚像是做贼心虚一样,僵着一张脸开口。

    “我不能来?”程祁东身上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像是墨蓝色的宝石色一样,穿在他身上愈发显得他整个人深邃迷人。他人高腿长,阔步走进来,站定在郁晚面前的时候,比她堪堪高了一个头。

    “能......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晚上要通宵在这里做衣服的吗?”

    “所以我来陪你。”程祁东瞥了一眼郁晚身后,“不乐意?”

    郁晚面对程祁东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一点儿都不适应。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