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你不在我睡不着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郁晚躺在床上,床头只开了一盏小灯,灯光照射在她娇小的脸庞上的时候打出了一点点阴影,显得愈发隐晦迷人。

    程祁东喉结滚动了一下,将手机拿开,去喝了一杯水,郁晚从镜头里面再一次看到程祁东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

    “你不在我睡不着啊。”郁晚这句话听上去像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是确实是实话。

    程祁东不在,她真的睡不着。

    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哪怕是在监狱里面也能够睡着,果然人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程祁东对于郁晚来说就是个奢侈品,用过了就戒不掉了。

    “后天就回来了。”程祁东的口气听上去带着一点点宠溺的味道,还似乎有点无奈。

    郁晚还以为他肯定会责备地说她娇气,或者是说她装模作样,没想到却是回了这么一句,让郁晚心底略微暖了暖。

    “还有两天……”郁晚低声喃喃,觉得自己有点儿得寸进尺,于是连忙改口关心他,“A市那边怎么样了?听说那边的工厂发生了爆炸?”

    “恩。还有一个人在抢救。”程祁东的眉宇似乎有点疲惫,郁晚知道他今天一定忙了一天了,“你怎么知道?”

    “哦,今天你的好表弟叶肖阳来我工作室这边了,跟我说了你去A市是因为工厂爆炸。而且,还送了一株白玉白菜来。”

    程祁东听到叶肖阳的名字的时候就沉了脸色,薄刃的唇都显得有些凉意。

    “下次直接把他堵在门口就行了,不用理他。”程祁东的口气坚定。

    郁晚吐了吐舌头:“我也不喜欢他,说话奇奇怪怪的,好像一直在算计着别人一样。”

    她想到叶肖阳想要跟她做的交易,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程祁东了……

    “程先生,你有没有想我?”郁晚忽然开口,凝视着镜头里面的程祁东,眼神带着一点点热络的味道。

    镜头里的程祁东穿着灰色的睡袍,看上去很慵懒,睡袍的胸襟微微敞开着,让郁晚倒吞了一口口水。

    “困了。”程祁东没有证明回应她,郁晚发现每次只要一涉及到要谈感情的时候,程祁东总是会回避她,而且,回避地非常理所当然。

    郁晚现在头脑清醒的很,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所以不想让程祁东又这样浑水摸鱼过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郁晚连忙追问,“你不说我就不睡了。”

    “那我睡了。”

    “……”

    程祁东倒是直接,根本不按照套路走,郁晚被气地憋住了一口气,眸光澈澈地盯着镜头里的程祁东。

    “我很想你。”

    程祁东沉默了一会,看着郁晚的眼睛里面多了几分讳莫。

    郁晚是觉得,哪怕这个时候程祁东只是骗骗她,说想她也好,但是程祁东很显然并没有要骗她的欲.望。

    她正准备说算了的时候,程祁东却是忽然开口。

    “我也想你。”

    郁晚不知道这几个字里面真假各掺了多少,但是仍旧是觉得心底暖暖的,一下子像是被蜜汁都包裹了起来一样。

    “恩,晚安。”郁晚其实还是很想跟程祁东撒娇的,比如说多说几句俏皮话,多赖他一会儿,但是看着程祁东疲惫的样子,她觉得还是让他去睡觉吧。

    “晚安。”程祁东回应了她,她挂断,心底因为程祁东那一句话变得甜甜蜜蜜,变得愈发地睡不着觉了。

    *

    过度兴奋失眠的后果就是,她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黑眼圈深重。

    她画了一个妆将自己的黑眼圈遮盖了起来,但是还是掩饰不了她没有睡好的事实。

    郁晚头一天开着程祁东送的车去了工作室,楼邺城那边通知她说已经进决赛了,而一大早她到了工作室,就又看到了一颗白玉白菜。

    这一颗毫无疑问,应该是楼邺城送的了。

    敢情这些人都扎堆了送她白菜……

    她发了短信跟楼邺城道了谢,发短信是因为觉得通话的时候跟楼邺城说话她会比较尴尬,所以还是干脆用短信的形式比较好。

    今天工作室已经开始了正常的运转,第一天就接到了一个单子,是要设计两件晚礼服,是B市一个权贵的一对双胞胎女儿过十八岁生日,需要两件礼服。

    整个工作室一共有八个设计师,都在为这两件礼服忙碌着。

    郁晚下午也准备跟他们一起设计,但是工作室却是来了一位“客人”,是郁晚想都想不到会来的人。

    江颂年。

    昨天江牧霆没有来工作室,是因为江牧霆又飞去柏林了,江牧霆大学主修的是德语,他现在在外交部主要负责的就是德国那方面的。

    江牧霆没有来,郁晚就压根没有想着江颂年,毕竟江颂年这么不喜欢她这个女儿,不来也是应该的。

    但是没有想到江颂年今天却是来了。

    “您好,请问您找谁?”秘书打开门看到江颂年的时候微微楞了一下,随即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是在新闻联播里面看到过……

    “我找乔郁晚。”

    “谁找我?”郁晚恰好踩着高跟鞋从楼梯上下来,手中拿着一沓设计稿,当看到江颂年的时候怔了一下,“爸?”

    秘书听到是乔郁晚的父亲,连忙让江颂年进来:“叔叔赶快进来,您想要喝咖啡还是喝茶?”

    “咖啡,谢谢。”

    江颂年伸手习惯性地扣了一下身前的纽扣,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四处打量了一下。

    “装修是不是太简单了点?”江颂年开口,郁晚已经拿着稿纸下楼走到他面前了。

    她将稿纸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面,看着江颂年的时候仍旧是觉得有点儿奇怪。

    他来干什么?

    她从小到大就不指望江颂年和乔兰心关心她,以前念书的时候开家长会,他们都是互相踢皮球推攘着让对方去,所以郁晚不指望他们在她工作室开业的时候,还来关心地到个场。

    “我经费有限,简单装修一下就可以了。爸,你来不会就是来看看我的工作室的吧?”郁晚是觉得以江颂年的性子,他跟她之间的关系保持地越远对于他的政治名声越有利,所以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想来找你,做套西装。”

    郁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噎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扯了扯嘴角,从秘书的手中接过咖啡递到了江颂年面前:“我没有听错吧?您的西装那不都是高级定制吗?像我这样的小工作室做的,入地了你的眼?”

    “少废话,我又不是不买单。”江颂年的脾气很急,听到郁晚絮絮叨叨的就不乐意了。

    郁晚吐了吐舌头:“那我给你量个尺寸。”

    郁晚转身去找了皮尺过来,给江颂年简单量了一下身上的尺寸:“腿长将近一米二,爸,你还是大长腿啊。”

    她喜欢开玩笑,跟江颂年相处的时候总是比跟乔兰心相处的时候喜欢说话,并且喜欢说一些俏皮话。

    人人都说爸爸是最宠女儿的,虽然江颂年对郁晚不够好,但是也没有像乔兰心那么亏待她。

    所以郁晚跟江颂年还是稍微亲近点的。

    “你给客人量尺寸的时候,也这么话多?”江颂年不满地皱眉,伸手正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袖,“话多是要吃亏的。你现在嫁进了程家,也要学会管好自己的嘴巴。”

    郁晚抿了抿唇:“我知道……你的西装等过一周左右来拿吧。”

    “恩。我要去趟A市出差,司机在楼下等我,先走了。”江颂年开口,转身准备离开。

    郁晚听到A市的时候愣了一下:“你要去A市?”

    “怎么?”

    郁晚脑中忽然闪烁了一下,脱口而出:“你顺路把我带过去呗。”

    “你去A市干什么?你工作室才刚开张,别朝三暮四的。”江颂年的口气带着一点点责备的味道。

    “工作室已经到正常轨道上去了,这里有设计师不需要我。爸,你就把我带去A市吧。”

    郁晚半带着撒娇的口吻,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江颂年面前过分撒娇,不然江颂年肯定觉得她是疯了。

    “你去A市到底去干什么?”

    “去找人。有点事儿。”郁晚咬了咬下唇,她觉得有顺风车可以让她搭,很不错。

    毕竟如果她要自己赶去A市的话,首先她自己开车不敢上高速,其次,高铁的话也要坐好几个小时还没有搭车方便。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