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郁晚看到这个车牌号码的时候,觉得有点奇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程祁东从一旁的沙发上面拿起了西装外套,穿上之后就阔步走向了玄关处。

    沈依杭见状立刻走了上来:“祁东,关于之前演出资金的问题我还有很多细节想要问问你,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出资办演出什么都不懂,有很多想要知道的。”

    温锦看了一眼沈依杭,见沈依杭如此殷切,就帮她开口:“祁东,心心再怎么说也是妈的徒弟,就算是恋人做不成了,也只能够做兄妹或者是朋友吧?告诉她这些也没有什么。”

    温锦是想要给他们制造机会。她知道没有办法在乔郁晚那边帮叶肖阳争取到什么了,所以也不会让乔郁晚好过……

    “之前演出经费的事情都是财务部负责的,如果你想要知道,可以找陆琛,让他带你去财务部,会有人具体跟你说明。”程祁东把关系撇的很干净。

    他准备出门,沈依杭不死心地想要追上去,但是这个时候花生却是直接冲到了程祁东面前,对着沈依杭叫了几声。

    吓得沈依杭连忙后退了两步,还好温锦上前扶住了她。

    “没事吧?”温锦开口问沈依杭。

    沈依杭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低头看向了挡在程祁东面前的小狗。这只小狗不过几个月的年龄,一看就还不是成年犬,幼犬就这么凶……吓得沈依杭不敢靠近。

    温锦皱眉看向程祁东:“祁东,你小时候不是说过奶油去世之后就不养狗了吗?这只狗这么凶,只认你和乔郁晚,那以后我回来怎么办?”

    “只要妈对乔郁晚好,花生也不会凶你。”程祁东换上皮鞋,顺便摸了摸花生的后背,花生舒服地在程祁东脚边上打了两个滚。

    “我看你,真的是被乔郁晚吃了迷.魂.药了。”温锦略微抿唇开口,口气仍旧是温和的,听不出什么暖意。就是典型的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程祁东没有说话,出了门。

    *

    中心CBD,程氏地下车库内。

    郁晚照例将车子停在了老位置,她走出车子,恰好看到了工作室的秘书。

    “乔小姐,好巧啊。”秘书笑着看向郁晚身后的车子,发现了一点不同。

    郁晚淡淡颔首:“巧,今天就要开始做珍印的单子了,大家可能都要加班加点了。”

    “应该的。”女秘书笑了一下,目光一直落在郁晚身后的车子上,“乔小姐,您的车子终于装牌照啦?”

    “恩?”郁晚稍微楞了一下,别过头去看了一眼,下一秒就在车子上面看到了一个牌照。

    “江A00206……”

    郁晚看到这个车牌号码的时候觉得有点奇怪,程祁东是什么时候让人安装的?距离她昨晚跟他说想要让他换车牌号码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

    郁晚不知道程祁东自己车子的车牌号码是不是换了,总之他给她安上了一个新的车牌号。

    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车牌号。

    “恩。”郁晚颔首,正准备同秘书一起上楼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从她们身边擦身开过。

    这是楼邺城的车,郁晚记得。

    但是当副驾驶座的车窗摇下来的时候,郁晚却是略微吃了一惊。

    因为坐在楼邺城车子副驾驶座上的人,是陆一浓。

    “乔郁晚,早啊。”陆一浓打开了车窗,楼邺城自然就只能够将车子停下来了。

    “晚晚。”楼邺城的脸色不大好,郁晚猜到估计跟陆一浓有关系。

    她估摸着,楼邺城估计也是不愿意让陆一浓上他的车的,应该是乔兰心或者是楼封的做法。

    “小哥哥。”郁晚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但是只是对楼邺城的。她并不想要理会陆一浓。

    陆一浓受到了冷落,原本炫耀的笑脸僵住了,她当然是炫耀的,在B市并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够坐上高盛总裁的车子的。

    高盛虽然比不得程氏,但是也是商界鼎鼎有名的企业了。

    陆一浓虽然也是出生名门,但是陆家跟楼家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段距离的,况且越是出身好的女孩,有时候往往对于物质就更加看重,陆一浓就是典型的这种女孩。她从小到大就是如此。郁晚太了解她了。

    “这么早上班?”楼邺城觉得陆一浓隔在他跟乔郁晚中间有点碍眼,但是素质和礼貌让他没有将陆一浓赶下车。

    楼邺城是清楚乔郁晚不喜欢陆一浓的。

    “恩。最近工作太忙了,一直都在忙着珍印那个订单的事情,忙到我昨晚很晚才从工作室回家,早上也很早就来了。工作室里的员工都跟着我一起辛苦。”郁晚故意将“珍印”这两个字加重了一些,话其实是说给陆一浓听的。

    果然陆一浓听到珍印的时候唇色就微微有些泛白了,她也是没有想到乔郁晚会拿到珍印的单子!陆一浓瞪着眼睛看着郁晚,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别过头去对楼邺城开口。

    “邺城哥,我们先去高盛吧,今天是我第一次到设计部来,虽然说只是名誉的设计总监,但是好歹我也要早点到,不能够迟到吧?”陆一浓娇滴滴地开口,郁晚听着都觉得浑身发毛。

    原来她是来高盛当她的设计总监的。

    因为高盛和程氏都是在中心CBD这个位置,所以在地下停车库碰到也不奇怪……

    “你自己先上去吧,我还有话要跟晚晚说。”楼邺城根本不卖陆一浓面子,口气有点像是逐客令。

    “我……”陆一浓咬了咬牙,她的脸皮是挺薄的,因为从小到大就是被父母捧在掌心里的,不像沈依杭一样脸皮厚。

    她气愤下车,正准备离开时,看到了乔郁晚的车牌号码。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