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以前不是最讨厌猫猫狗狗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乔郁晚最终还是乖顺地点了点头,没有拂了程祁东的意思。

    她一直都是不愿意摸虎须的人,虽然现在她也不需要好怕程祁东或者是如何,但是她还是不会去无缘无故惹怒程祁东的。

    他虽只比她大了不少,年也未满而立,但是他的阅历比她丰富了不少,他阅人无数,处事无数,经验肯定是比她要老道的多的。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山山从诊室内出来,乔郁晚看着山山脸色还好,卡在嗓子眼儿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一点。

    “怎么样?”

    “医生说就是动了胎气,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要住院观察两天。”山山歉然地看向乔郁晚,“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搬动了一下我阳台上的花盆。”

    乔郁晚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盯着山山的时候口气带着一点点责备:“你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怀孕不能够搬重物吗?”

    “那也不重……”山山面对乔郁晚的责骂也并不生气,只是心底闷闷的,她不想麻烦江家人,哪怕是保姆也觉得不好意思,她又担心晚上下雨,所以想要将那盆花搬进房间里去。一开始见红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想到是那盆花的缘故,因为真的一点都不重……直到医生问她今天有没有搬过什么东西的时候,她才恍然间想了起来。

    “我觉得还是应该让我哥经常看着你才行。”乔郁晚的口气有点像是教育山山的家长,口气有些滑稽。

    山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之后脸色都好看了许多,略微抿了抿唇笑了一下。

    “你哥他太忙了。”山山很显然是对江牧霆不回家并没有特别地埋怨。

    “你太通情达理了。要是换做我是你,一定直接去槟城酒店找我江牧霆。”乔郁晚蔑然地开口,“真不知道你贤妻良母那一套是从哪里学来的……”

    “跟我妈学的。”山山戏谑,“从小我妈都给我灌输贤妻良母的这一套理念,言传身教的我也就学会了。以前觉得她挺幸福的,但是现在……”

    山山似是轻叹了一口气,话卡在了喉咙里面没有说出来。

    乔郁晚听得出来山山的叹息,知道她心底在想什么。

    无非,是沈依杭的出现,打破了沈家一家美好家庭的幻想……

    乔郁晚跟山山说了几句话之后,准备跟程祁东一起送山山回家,但是她们刚刚走出几步的时候,不远处就有一道身影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乔兰心的身材还是如此高挑纤细,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半点发福的痕迹,反倒是在岁月沉淀之后变得愈发地有味道和气质了。毫无疑问乔兰心年轻的时候是非常美貌的,乔郁晚虽然说跟乔兰心长的并不是很像,反而陆一浓更加像,但是也是遗传到了乔兰心身上的美貌的,再加上江颂年的气质,乔郁晚是非常漂亮的。

    “姐!”陆承泽远远地就看到了乔郁晚,笑着跟乔郁晚打招呼。

    陆承泽刚刚从植物人的状态当中醒过来,还不能够下地走路,身体的肌肉也都萎缩了不少,所以需要慢慢地进行恢复。

    目前只能够坐在轮椅上活动。

    要不是陆承泽在,乔郁晚是想要扭头就走人的。

    这段时间她跟乔兰心之间的关系已经差到了一个程度,以前她顶多只是不受乔兰心关心而已,但是现在却是有了挺深的隔阂。

    那些电视剧里面母女有隔阂的情节,都不及乔郁晚跟乔兰心之间隔阂的十分之一。

    主要还是因为陆宏阳的事情,乔兰心想必也知道了程祁东在调查当年车祸的事情,也知道了陆宏阳现在的处境。他们是夫妻,消息自然是互通有无的。

    “承泽。”乔郁晚强扯了一下嘴角,扯出了一点笑意出来,脸色其实是紧绷着很不好看的。

    “姐,我都没有你新的电.话号码,我都联系不到你。”陆承泽见到乔郁晚的时候很高兴,是那种真心实意的高兴。

    乔郁晚现在也能够轻易地辨别别人的笑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了,她也算是见惯了世态炎凉的人了。

    乔郁晚抬头看了一眼乔兰心,一边从包里面拿出名片一边对陆承泽开口:“是不是妈妈不让你联系我?还是你亲姐?”乔兰心听着乔郁晚的话有些不悦,眼底积着怒意:“什么亲姐不亲姐的?你不是承泽的亲姐?”

    “我当然觉得我自己是,但是妈妈你们不是觉得我不是吗?”郁晚略微挑了一下柳叶眉,明里暗里都是讽刺。

    陆承泽一听到乔郁晚跟乔兰心又要争执起来了,立刻开口准备当和事佬。

    “姐,我再在医院住十天左右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你会来接我出院吧?”陆承泽实际是上是依赖乔郁晚的,以前乔郁晚要去江宅住一段时间的时候,陆承泽都是哭着想要跟乔郁晚一起走的。

    乔郁晚略微附身,伸手像以前一样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陆承泽的头发:“当然。只要妈让我去。”

    乔郁晚的话还是说给乔兰心听的。

    乔兰心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刚想要反驳乔郁晚的时候,忽然看到了站在乔郁晚身旁的山山。

    “沈岑?”乔兰心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山山,因为乔郁晚在陆家的日子不好过的缘故,所以即使跟山山从小就认识,也不大让山山跟她回家一起玩儿,从小她们都是一起出门玩儿的,所以乔兰心也只是偶尔见到过山山几次,那都是些小时候了。

    幸而山山从小到大五官都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乔兰心还是认得出来的。

    “陆伯母。”沈岑知道乔兰心对乔郁晚不好,所以说话也是淡淡的,只是稍微抬头看了她一眼。

    “你现在在B市?”

    “很早之前就在B市了。”沈岑并不想跟乔兰心多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乔兰心的目光一直都定格在她身上,话题也围绕着她。

    “你父亲这段时间还好吗?”乔兰心忽然问到了沈沉安,让一旁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程祁东也看向了她。

    程祁东是非常不喜欢凑热闹的人,所以也不愿意跟乔兰心多说话。

    多说无益。

    但是说到沈沉安的时候,程祁东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乔兰心跟沈沉安是同一辈的,相互认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乔兰心这个人,让程祁东不得不多长一个心眼。

    “挺好的。陆伯母认识我父亲?”山山也是觉得奇怪,她对乔兰心的印象也不好,可不想乔兰心跟沈沉安扯上什么关系。

    “不算认识,之前我的一个朋友,跟你父亲是熟人。”乔兰心的话说地意味深长,看着山山的眼神里面好像是藏着什么东西一样,带着一点点戏谑的味道。

    乔郁晚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尤其是乔兰心口气里那几份戏谑,让旁人听了都特别地不舒服。

    “妈妈,你哪个朋友,跟沈叔叔是熟人啊?”乔郁晚直到山山肯定心底也疑惑,所以就代替她问出了口。

    “你不认识。”乔兰心像是在故意卖关子一样,感觉像是在嘲讽什么。

    “妈妈还有朋友我不认识啊?说说看嘛,说出来,说不定我们都认识。”乔郁晚咄咄逼人,程祁东上前伸手轻轻抓住了乔郁晚的手臂,作势将她护在了身后。

    “不早了,花生该饿了。”程祁东这句话扯得太远了,都快没有边儿了……

    乔郁晚闻言之后很想横程祁东一眼,但是转念一想,或许他是在帮她……她现在在这里跟乔兰心纠缠,估计也纠缠不出什么问题。

    “哦对,妈妈,我家里养的狗饿了,家里没有人,我要赶回去喂狗了。”乔郁晚也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连忙开口。

    陆承泽听到乔郁晚家里养了狗,新奇地脱口而出:“姐,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养猫猫狗狗了吗?”

    乔郁晚心底苦笑,想着陆承泽睡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记性还挺好啊!

    “现在喜欢了。”乔郁晚呵呵笑了一下,其实上她对猫猫狗狗是真的不大提得起兴致来的,以前陆承泽小时候带了一只流氓狗回来还吓哭她了。

    但是之前为了跟程祁东拉近一点关系,想要养个“儿子”巩固一下他们之间的婚姻,所以才养了花生。她其实还是有点害怕花生的。

    幸好程祁东对花生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

    程祁东帮山山去办了住院手续,现在忽然住院是没有床铺的,所以程祁东还找了院长,花费了一点时间和功夫。

    安置妥当了山山之后,乔郁晚的手机就响了,来电人是江牧霆。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