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以后女儿跟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乔郁晚也觉得惊讶,乔兰心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当看到身后是江颂年时,也露出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她微微瞠目,她这位要见个面都要预约的父亲,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忽然出现在这里?

    “乔兰心,你就是这么对女儿的?”江颂年原本就是气场厚重的人,多年来在政坛上已经是磨地气场越来越强大,他说话的口气又冷,这句话是对乔兰心说的,但是乔郁晚听着都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她浅浅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走到了江颂年身旁:“爸爸,你怎么来了?”

    谁知道江颂年压根就不理会她,只看着乔兰心:“当初把女儿判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就算你改嫁生子,也会好好对她。”

    乔郁晚站在江颂年身旁,总觉得这样的场面很是怪异,三个彼此之间有联系却又关系奇特的人站在一起说话,很尴尬。

    乔兰心被说到了她紧张的地方,她伸手捋了一下头发,刚才急着追乔郁晚出来她行色匆匆,都有些失态了。

    她捋了一下头发之后,抬起头来凝视江颂年:“你指责我,你扪心自问,这些年你对女儿好吗?”

    乔郁晚这对话觉得心酸又好笑,她小时候这两个人也是这样踢皮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时至今日,乔郁晚却想要站在江颂年这边,江颂年对她的关心虽然也很少,但是还是经常在关注着她的。

    只是江颂年是男人,又是久处政坛的人,很难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做事情也会束手束脚一些。她能够理解。

    乔郁晚伸手挽住了江颂年的手臂,看着乔兰心:“爸爸对我挺好的,起码他还会理睬我,关心我的事情。”

    其实乔郁晚仔细想过,江颂年虽然对她的态度冷冰冰的,但是她再看看他对江牧霆的态度,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有的时候甚至是更加严苛,更加冷漠。这可能就是他的性子,外冷内热,对任何孩子都一样,从不偏袒谁。

    乔兰心看到乔郁晚跟江颂年亲近,眉心都皱在了一起:“郁晚,这么多年是妈把你安置在了陆家你才活到了现在,凭着你爸,你小时候他能给你这么好的生活?!”

    “你以为我要的是好的生活?”乔郁晚讥讽地笑了一下,“爸,我们去吃饭吧,我没吃东西。”

    乔郁晚是不想跟乔兰心继续争执下去了,所以想要离开。

    但是江颂年却是截然不动,很显然是有话还没有跟乔兰心说完。

    “爸?”江颂年也是倔强的很,乔郁晚伸手拽了拽他的手臂,提醒他可以走了。

    江颂年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面,看着乔兰心,开口,口气深沉:“以后女儿跟我。”

    乔郁晚听着这句话哑然地张了张嘴巴,心底惊讶,脸上也是惊讶。

    更加惊讶的是乔兰心。

    “江颂年,你疯了是不是?”乔兰心的眉心已经继承了一个川字了,“你嫌自己的官位坐地太稳了是不是?”

    乔兰心这句像是关心江颂年的话落入乔郁晚的耳中,让她隐隐觉得心酸。

    她知道乔兰心肯定还是关心江颂年的,当年年轻时候的乔兰心也曾经不管不顾地想要嫁给江颂年这个穷小子过。当时肯定是真爱,只不过真爱终究抵不过金钱和地位。

    想要让一个千金大小姐跌落谷底跟穷小子度过一生,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乔兰心当年的选择是大多数女人的选择。

    “我的仕途跟你早就没有关系了。”江颂年的口气坚定,却也让乔郁晚担心,要是她真的作为江颂年的女儿去生活的话,肯定会给江颂年制造不少的麻烦和负担。

    他的仕途在这几年到达了一个顶峰的状态,乔郁晚不想因为她毁掉了他的仕途,她的担心跟乔兰心的一样。

    “现在说地义正言辞的,当年女儿坐牢的时候你怎么没有站出来?还不是怕自己的仕途受到影响,不想认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乔兰心的话显得很尖锐,像是针尖对针芒一样,她既讽刺了江颂年,又重伤了乔郁晚。

    江颂年并不想跟乔兰心在这件事情上争执,当年他正在参选大使,如果冒出来一个做过牢的女儿,他的一切就都毁了。

    那是关键时期。

    “走吧。”江颂年看了一眼乔郁晚,乔郁晚点了点头跟他一起离开了。留下了乔兰心一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乔兰心是真的被气到了,她没有想到女儿有一天会跟江颂年沆瀣一气。

    她拿出手机拨了陆一浓的号码,那头陆一浓的声音疲惫又紧张:“喂妈,乔郁晚怎么说?”

    “我说不动她,让承泽去说吧。”乔兰心拧眉,在陆家,唯一能够让乔郁晚心软的就只有陆承泽了。

    “她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良心被狗叼走了?没有我们陆家她能活到现在?没有我她能嫁给程祁东?”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话,赶紧去找最好的律师,你不能再出事了。”

    “恩……”

    *

    江宅。

    保姆做了简单的几个饭菜,乔郁晚一边吃着一边跟江颂年说话:“爸,你怎么不吃?你不吃的话也别看着我吃,我会吃不下。”

    江颂年皱眉,乔郁晚从小到大就是不走寻常路,说话也是这样,古里古怪的,就喜欢往古怪的感觉里面钻。

    “你妈以后找你的话,就找个理由推了。不要再见她。”江颂年没有理会她,开口。

    乔郁晚吃了一口肉,舔了舔被酱汁沾着了的嘴唇:“她终究是我妈,要求见我不见的话,说不过去吧?对了,今天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巧合?”

    “程祁东告诉我的。”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