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等他去了之后,你带着季氏的钱另觅金主?【一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和是不喜欢招惹是非的人,从她进到季氏到现在,招惹的人寥寥可数。她知道自己这样的身份原本就让很多人都在盯着她。

    她一是不想为自己招来是非,二也是为了季家。

    季邵原本激动的情绪在听到顾和说的话的时候,一瞬间消失了。

    他起身站在原地,表情凝重而不悦,倏而才看向顾和:“好,你说的。”

    顾和抿了抿嘴唇,想要让季邵静静地坐在这里就好,她知道季邵喜欢感情用事,也知道他年轻气盛地厉害,所以昨晚就在担心今天他出什么岔子怎么办。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灵验的,今天季邵又捅娄子了。

    而这个篓子,事后也只有顾和去修补,而所有人都会将这件事情怪罪到顾和的头上来……因为顾和现在是季氏的掌权者,季邵只是偶尔出现在季氏里面而已,对董事会的这些老狐狸构不成威胁。

    “季邵,坐下。”顾和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平稳一些,她耐着性子开口,语调温和。

    季邵最烦的就是顾和对待所有人都用的那一套!

    她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口气,好像所有人在她眼中都是一个模样的,没有人值得她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

    “他们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忍得了?抱歉我忍不了。他们就等着我爸死,死了之后把你这个寡妇从总裁的位置上面拽下来!”

    季邵的情绪激动,一句话将这群老狐狸一直想要说却不敢说的心底话给说出来了。

    一群股东都低下了头,有几个胆子大的还抬着头看着季邵和顾和起内讧。

    季家起内讧,最高兴的当然是外人。

    顾和深知这一点,所以即使之前她跟季邵之前再怎么不愉快,她也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一丝一毫。

    但是今天季邵几句话就将她一直以来布好的棋给打乱了,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母子不和”,后院不宁了。

    “股东们不是这个意思。”顾和是保守派,她在商场上开拓进取,但是处理这种事情上,她是觉得能够安定一天是一天,彼此之间和谐相处是再好不过的了。这个平衡一旦被打破,季氏董事会就会乱了的。

    她知道季邵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季邵的脾气就是那样,忍不了这些。

    “那他们是什么意思?”季邵现在的矛头指向了顾和,他厉声地质问着顾和,脾气火爆,“你说说。”

    顾和觉得自己要被季邵逼疯了……

    顾和的手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钢笔,力道很重很重,原本就纤细的指节因为紧紧的抓握,一下子像是要被自己折断了似的。

    她咬了咬牙,说着违心的话:“股东们的意思是担心你父亲的身体,但是你父亲身体的情况大家都是清楚的,万一有那么一天……大家都担心季氏内部乱套。”

    “他们是担心自己手中瓜分到的权利比别人少吧?所以尽想着我们季家的这几份!”季邵立刻打断了顾和冠冕堂皇的话,顾和说的话让他很不痛快,她明明是知道这些老狐狸们心底在想什么的,但是偏偏要说谎,好像很怕他们似的,“另外,季太太,不幸地告诉你,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你从这个高位拽下去,看你狠狠地摔到地上,让你永远都顶着一个寡妇的头衔,永远都拿不到一份股份!这些年你站在他们头上,他们早就对你恨之入骨了!”

    季邵一下子把顾和心底积蓄了这么多年想说的话……也一时间全部都说了出来。

    顾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深感疲惫。早知道,她干脆就不通知季邵过来了,宁可股东们在背后说季家的闲话,也总比这样的事情发生要好……

    顾和仍旧端坐在总裁的位置上,紧紧抿着红唇不发一言。

    她是个手腕强硬的人,跟程祁东一样,在商场上一直都是雷厉风行的,但是今天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宋长风原本一直都不想跟季邵有多的交流,但是事情发展到这幅局面,他也忍不下去了。

    “二少,董事会也是季氏的组成部分,你这样说,没人会高兴。”宋长风直接就批评了季邵。

    这种批评的口气让季邵愈发地不悦了。

    宋长风以为他是谁?

    “宋先生,刚才他们在针对顾和,我想你不是没有听到。”季邵冷冷地开口,口气里面带着很深的凉意,像是在怨恨着宋长风,他不明白,以宋长风跟顾和之间的关系,发生刚才这样的事情,宋长风怎么能够做到就坐在那边坐以待毙,一句话都不说,就等着董事会这些人继续攻击顾和呢?

    宋长风喜欢顾和,季邵也是男人,能看得出来。

    既然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任她被欺负也不帮帮她?帮一下她只是几句话的事情而已,宋长风都做不到。

    “董事会只是在询问顾和。”宋长风的口气颇像是和事老。

    刚才问问题的那个老头见事情闹到了这个无法收拾的地步,而宋长风又给他台阶下,连忙点头:“对对,我刚才就是在询问顾总。”

    这个老头也是没有想到季邵会这么向着顾和,而且脾气这么暴躁,以前他们在董事会议室上也经常刁难顾和,已经成习惯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帮顾和出头。他们知道宋长风跟顾和的关系好,但是当着宋长风的面他们也不会嘴软,因为他们知道宋长风会以他自己的大局为重。

    “你丫的询问是这样的口气?那好,那我询问你一句。”季邵伸手指着这个老头儿,“你太太驾鹤西去了没?”

    “你!”老头儿气地说不出话来了,“二少,你们季家人就你这点素质吗?!”

    季邵一脸无赖,但是说话仍旧在理:“是你说的,这种口气叫做询问。我只是关心一下您太太驾鹤西去的问题,就跟您关系我父亲什么时候驾鹤西去一样。”

    季邵向来秉承睚眦必报的道理,不会让人欺负半分。

    欺负他季家的人,也不行。

    老头气到说不出话来,但是在场的股东一个个都没有要替他说话的意思,于是老头也闭上了嘴巴。

    这些股东们怕都是怕了季邵了。

    “季邵,够了。”顾和忽然开口,闭了闭眼,看着季邵的时候眉心拢起,“坐下,要么出去。”

    顾和此时内心慌乱,季氏的董事会从来都没有闹成今天这样过……她担心她再不制止,季氏内部会起火,等到会议结束,一切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所以她现在只能够骂季邵,给这些股东们一点面子。

    季邵明明在帮顾和,但是却被顾和骂了,他不仅仅是面子下不去的问题,更是愤怒。

    他的怒意一下子就上来,他点了点头:“我出去。”

    说完,他阔步走向了会议室门口,砰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狠狠地摔上了。

    会议室内一片死寂,顾和的情绪也很不稳定。

    她从来都没有在董事会面前表现出情绪不稳定的样子,哪怕是受了再多的委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顾和恍惚之间觉得人都是犯贱的,当没有人在你深陷困境时帮你的时候,你会觉得无论多难自己都能顾承受。但是当有人忽然帮你说话了,帮了你一把……他一离开,你会瞬间觉得无助,委屈。

    这就是她现在的心境。

    季邵忽然帮了她,她心底肯定是感激的,但是面上仍旧要表现出愤怒的样子。这样的矛盾最是痛苦。

    “继续开会。”宋长风开口,为了让气氛稍微缓和一些。

    顾和深深吸了一口气,也稍微平静了一些。

    没想到这个时候那个老头却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又追问顾和:“顾总,刚才我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顾和心底敢笃定,要是季邵还在这里,他一定不敢再这么问。

    她轻轻笑了一下:“远航这段时间的病情还算稳定,暂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以后的话……如果远航不在了,季氏总裁的这个位置当然是会留给季家人。对于季家来说,其实我也只能够算是一个嫁进去的人。所以,到时候季氏总裁的位置肯定会留给季捷。”

    “季捷?他一直都是负责海外部分,凭什么能够坐总裁的位置?”另一个股东冷冷开口。

    顾和嘴角仍旧挂着温柔的笑:“一来凭他是季家人,二来凭他在海外市场做出的成绩是,三来凭他在季氏的股份是排第二大的。他坐不上季氏的总裁的位置,难不成,您坐地上?”

    顾和说的话其实也不算好听,但是她的态度非常和善,甚至是称得上温柔,让这些老头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如果反驳的不好,还会被说欺负女人。因为顾和本身并没有做错什么,态度又那么和善。

    这是顾和自己在商场上的一套,她的这一套跟季邵完全不一样。

    “那等季老先生去世之后,你去哪里?还会在季氏担任职务吗?”又有人追问。

    顾和觉得自己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

    这样的逼问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好像被人逼到了逼仄的角落里面,不回答出他们的问题就不准离开这个角落。

    压迫感袭面而来,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

    但是她面上仍旧要装的云淡风轻,微笑,抿唇:“等到时候的总裁安排吧。季氏如果需要我,我会继续留下来。不需要的话,我就休息了。”

    “这么年轻就退休了?不会吧?”有人笑道,笑地色.眯眯的,“顾总是不是要等退休之后再另觅五六十岁的老头再嫁了,带着从季氏捞到的钱嫁过去,再对外界说‘我有足够的钱,我是真的爱他所以才嫁给他的’?”这个人说的话已经带着很深的侮辱性质了。

    顾和觉得自己心底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了……她顿时觉得浑身都很难受,很压抑。

    这句话里面不仅仅是在对她的未来指手画脚,更是在嘲讽她嫁给季远航是为了季家的钱。

    因为之前她进到季家的时候曾经对外人说过:“我有足够的钱,不需要季家的钱。”

    这是实话,她无论如何来说都是程家的千金,程家是什么?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两个字的分量,但是总有这么一群人的嘴脸丑恶,永远会把人往最坏的地方想。

    顾和勾了勾唇角:“我以后如何,不劳各位替我费心。散会。”

    这个会她实在是开不下去了。

    股东们都纷纷收拾了东西起身,其中还有一个在临走前不忘“调.戏”一下顾和,男人走到了顾和的身边,伸手轻轻地搭在了顾和的肩膀上:“顾总,等到季老先生去了,你要是找不到下家,我这边永远会你打开大门。虽然说不能给你名分吧,但是你想要钱,或者是我的公司,我都给你去打理,只要你在晚上可以满足我。”

    顾和听着这句话实在是忍不住了,要钱这些股东虽然对她说过难听的话,但是从来都没有那么直白过。

    她咬牙,骂他的话刚刚到了嘴边,下一秒一个拳头重重地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没有任何防备,而那个拳头的力道又极大,他一下子被打倒在了会议桌上,打翻了会议桌上的很多茶水杯。

    “出门右拐洗手间,去找一面镜子照照你这幅嘴脸。回去之后也数数你银行卡上的钱,看看你配不配得上跟她说这些话!”季邵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带着冷凛的味道,更多的是愤怒。

    顾和愣了一下,他怎么回来了?
阅读有鹤鸣夏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