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玉清殿问话(求推荐,求关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章玉清殿问话

    路上见到青云庭院的壮阔小凡和林惊羽两人忍不住呼声连连,在走出一扇巨大的木门之后,两人更是惊呼连连,不敢置信地说道:“这这是什么?”

    小凡更是惊呼道:“这是仙境吗?”

    而林松看见青云六景中的“云海”却是镇定异常,丝毫没有小凡和林惊羽的大呼小叫。

    开玩笑,当初林松在仙门中好歹也是修成仙境的人物,即便只是仙人中的地仙之境,可那也是仙!能够登上天阙,什么云阶月地,仙山楼阁没见过。这青云门中的云海在真正的九重天阙面前丝毫没有可比性,比其更美的景色都见过,自然不会再像小凡二人一样大呼小叫了。而且在林松眼中,就连那用汉白玉铺就的广场也只是好看罢了,在真正的洞天真人,陆地神仙面前,只要不是用珍宝奇材锻造的宫殿广场,那是完全不能够让他们多看一眼,何况还是曾经修成地仙的林松了。毕竟汉白玉只要没通灵不为仙材珍宝,也只不过是凡俗中的事物罢了。

    在小凡与林惊羽两人的惊呼声中,通过这片广场,来到了青云六景中的“虹桥”,顿时两人又是目瞪口呆,连连发出惊呼赞叹声。

    走上虹桥还忍不住左瞧瞧右看看,青年道士见此连忙说道“小心了!这桥下边可是无底深渊,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不懂飞行之术,铁定必死无疑!”

    林松走上前拉住了小凡的手,让他不要到处乱跑,又转头说:“林惊羽,你也别乱跑了,草庙村就剩咱们了,可不能再出事了。”

    林惊羽听后,连忙点头答应,也不在虹桥上闹腾,老老实实地跟在青年道士的身后走着。

    虹桥的一端从云海中落下,抬眼可见一座宫殿立于前方,林松知道,那就是通天峰峰顶的青云观主殿“玉清殿”了。

    这时,殿前的碧波水潭中突然传出一声吼叫,随即水潭中出现一个巨大漩涡,一个庞然大物从其中跃出。溅起巨浪朝着虹桥边涌来。只见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赫然是麒麟神兽,而眼前这只周身蓝色鳞甲水光涌动,是为水麒麟。

    青年道士似乎早有准备,运灵一跃就往后飘去,躲开袭来的漫天水花,而林松早就知道有这么回事,拉着小凡就早早往后退去,险险躲开水花临身,只余林惊羽躲闪不及,被淋了一身水。

    林松看着从碧潭中跃出的水麒麟,心中暗道:“果然,这所谓的灵尊水麒麟不过才刚结成内丹,将将到金丹之境。这几千年的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真是废物。就连嘴中横骨都没炼化,灵智也是兽性占据的多,好废啊!真是白瞎了身为天地神兽的身份不过身为水麒麟倒是一身是宝,等以后修为高了,倒是可以来捡捡便宜”

    等青年道士向水麒麟打过招呼后,林松一行人就直往玉清殿走去。

    一进门便能见到供奉着三清神位,而神位之下坐着六人,其余两旁各站着十几二十名与青年道士打扮相似的人。林松知道,这些人都是青云各脉弟子,而上首的六人除了小竹峰的水月没来之外,其余都是各脉首座,而其中一个矮胖身影,让林松觉得格外显眼。

    林松是在暗地里打量道玄等人,而上首的道玄等人却是明晃晃地打量着林松三人,特别是三人中的林松和林惊羽两人被各脉首座纷纷注视,而林松得到的关注却是最多。

    林松此时心知肚明,凭借着转世三生积累的灵魂之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上聚集了上首六脉首座的目光。

    等青年道士汇报到一半的时候,大殿上突然响起了凄厉的喊声“鬼!有鬼!鬼啊!!”

    小凡一听这声音就认出是村里的王二叔,连忙喊道“王二叔是你吗?王二叔?”

    然而回应小凡的声音还是凄厉中充满了恐惧的“鬼啊!鬼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一抬眼就看见一名樵夫打扮的中年男子卷缩在大殿的角落中,不停地喊着“鬼啊!鬼啊!”

    就在小凡想要冲过去的时候,林松一把拉住小凡,小凡回头不解地看着自家哥哥,林松只是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就摇头道“小凡别去了,他已经疯了。”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然而却不是为了王樵夫伤心,而是又想起了阿娘和阿爹。

    小凡一听红了眼眶,顿时回身抱住林松,埋头大哭起来,“呜呜”哭泣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让青云的众人心中都隐隐有些不忍。林松则红着眼眶轻拍着小凡的背,轻轻地安慰着。一旁的林惊羽虽是在垂泪但还有几分冷静,突然上前朝着上首的道玄等人跪倒在地,磕下一个响头带着哭腔说:“仙人老爷,您们神通广大,请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上首的道玄见此轻叹一声,袖袍一卷一道灵力就涌向跪倒在地的林惊羽,让他立马站了起来。说“好孩子,快起来说话吧!”

    沉吟一瞬,便开口道:“神通广大倒不敢当,只是你们居住在青云山脚下,我青云门自然不会置之不理,只是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林惊羽点点头,“仙人老爷,您问吧!只要我知道,肯定知无不言。”

    “你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说着这话,其他五脉首座也纷纷将目光注视着林惊羽,希望从他身上得到答案。

    “回仙人老爷,我本来在家中睡觉,可是醒来却是在村外的一颗松树下,是小凡将我叫醒,我们两人醒来后,见到小凡的哥哥,也就是林松还在松树下昏睡,就想法叫醒他,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叫,他都没醒过来,要不是还有气,我们都以为他死了。于是我们只好两个人扶着林松回到村里,却见到村里那景象,吓昏过去了。”

    听完林惊羽的诉说,道玄等人都纷纷相视一看后,道玄又再次问道:“那名叫小凡的是哪位?”

    林松见此在小凡背上轻拍,“小凡,别哭了,真人在问你话呢!”小凡从林松的胸口抬起头,用手揉了揉已经哭得有些肿的眼睛,转过身子面对道玄。

    道玄见小凡哭得眼睛都肿了,心中不忍,于是轻声开口问道:“你是叫小凡吗?”

    小凡点头答道“是的,我叫做张小凡。”

    道玄点点头,“恩,是你叫醒他的,那你是如何逃过这一劫的?”

    林松此时却上前答道:“真人,弟子可以回答您的问题。”

    道玄沉吟一会,轻声道:“你且说说。”

    “弟子与小凡两人本是同胞兄弟,那日早上,我们三人在村里的破旧草庙玩耍,见到一个怪人,他穿得破破烂烂的,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什么话也不说,问他话也不回,所以我们觉得这人很奇怪就早早离开了。晚上,我和小凡见家中还剩下两个窝窝头,想着那怪人恐怕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肯定没有人愿意给他东西吃,于是我们就拿着剩下的两个窝窝头,去了那间破旧草庙,见到了那个怪人,将窝窝头给他。谁知,等怪人才将窝窝头下肚,就听见外面有人前来,怪人让我们两个不要出去,自己却走了出去,我和小凡好奇躲在门后偷看,那谁知小凡眼尖见林惊羽被一个浑身裹着黑衣的人夹在身上,于是激动地跑了出去,黑衣人见到我们出现,就想来抓我们,被怪人挡了下来,结果那个浑身冒着黑气的黑衣人好像是生气了,放出了一面红色的幡,幡上突然有好多鬼脸出现,朝着我们袭来,怪人挡在我们身前,可我和小凡两人还是被一股大力打到庙里,就晕了过去。直到刚才,我才在青云山的厢房中醒过来。”

    道玄等人听完林松的回答,顿时交头接耳,疑惑顿生,难道是魔教妖人将草庙村屠戮一空吗?

    只见道玄思索片刻再次问道:“你可见到那黑衣人真面目?”

    当道玄问出这话时,林松便感觉到坐在道玄身旁的苍松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心中一凝,暗道:“现在还不是和苍松对正面相对的时候。”

    沉声回答道:“不曾,那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衣里,是以弟子不曾见过那黑衣人的真面目。”

    道玄点点头,没再问话而是微微低头沉吟,这时,上首的那名矮胖之人,突然说道:“师兄,你看这话也问过了,这三个孩子该如何处置?”

    其余各脉首座听见田不易的话,顿时竖起耳朵,听道玄的说法。道玄一听便明了田不易的意思,虽是惊叹林松的绝顶根骨资质,但是早已不再收徒也不好再与他人争抢,于是道:“这三个孩子身世凄惨,我等自当照顾他们,只是我早已不再收徒,不知那脉师弟愿意收入门下?”

    闻言,田不易立马开口道:“师兄,你看我大竹峰一脉人丁单薄不如就让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朝阳峰首座商正梁打断道:“师兄,今日我一见倆孩子就感觉投缘,我与他们肯定有宿世缘分在,就让我收入门下吧!”

    还没等道玄回话,就见落霞峰首座天云道人拖后腿,“商师兄,你门下已有两百多名弟子,难道个个都和你投缘吗?”

    其他各脉首座顿时纷纷出言道:“是啊!”“是啊!”“难道个个都投缘吗?”

    听到其他各脉首座纷纷拖后腿,商正梁顿时脸黑着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这时,听见龙首峰苍松道:“掌门师兄,这三孩子身世凄苦,我们自然要给他们最好的照顾,我见那孩子是块美玉,请让我收入门下,我定当悉心教导,培养他成材,以告慰草庙村的亡灵们!”

    而苍松指的那孩子不是林惊羽,而是林松!闻言,林松心中一惊!心道:“我勒个去,要是被苍松收入门下,恐怕小命不保!不行!一定不能去苍松门下,以这老狐狸的狡诈,指不定使出什么毒计来害我,我虽然不怕,但来青云门是为了修行,可不是在这胡乱浪费时光的!天天过着勾心斗角的生活,哪里还有时间可以修行!”

    于是,在道玄将要开口之际,林松立马开口喊道:“真人,我等三人都是同村遗孤,而且小凡还是我同胞弟弟,与林惊羽也情同手足,实在是不愿分开,请真人做主,让我们三人去一个弟子门人少的地方吧!”

    闻言,道玄好奇,苍松脸色一变,眼中杀机一闪而逝,而最高兴的莫过于田不易了,因为各峰各脉就只有大竹峰弟子门人最为稀少,加上田灵儿,如今才区区七人。立马跳了起来,说道:“师兄,你看吧!连人家都愿意来弟子少的那一脉,你看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道玄抬手制止,好奇地看着林松道:“我且问你,为何要去弟子门人少的一脉?”

    不止道玄好奇,就连其他各脉首座都好奇地看来,而林惊羽虽然因为林松那句情同手足感动到了,因此也没有对于林松擅自为其选择而有所怨言,不过对于林松为何要去弟子门人少的地方,也同样好奇。

    林松见大家的目光都朝自己身上看来,要是普通的孩子,被这么多人注视着,难免惊慌失措,可林松又不是普通人,怎能相提并论,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弟子认为,只有去座下弟子门人少的地方,才能得到更好的教导。原因有二,其一,弟子门人稀少,便不必与其他弟子争抢听取老师教诲的机会以致于师兄弟不和睦;其二,弟子门人稀少,老师才会有更多的功夫花在弟子身上,要是弟子众多,那每人得到教诲的机会就少了许多。所以望真人应予。”

    各脉首座听闻此言,都纷纷心道“好一块美玉!”道玄微微低头沉吟,而底下的林松此时心中也紧张起来,生怕道玄脑袋抽风,不同意自己的提议,将自己送给苍松当徒弟,那可就完了。

    好在,道玄沉吟片刻,终于还是点头道“你说的也在理,就如此依你吧!”

    闻言,田不易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而当道玄的目光注视过来时,轻咳一声道“师兄啊!这”

    道玄摆摆手,打断田不易的话,摇头笑道:“田师弟,这下全便宜你了!如果你悉心教导的话,当心我将他们抢过来,自己教导,这一块良才美玉,连许久都不收徒的老道我都动心了!”

    听道玄说要抢人,田不易立马保证道:“师兄你就放心吧!我特定悉心教导他们,不会给师兄你机会的!”

    闻言道玄笑道:“你这田胖子!”

    而此时的苍松,却是脸色异常难看,特别是田不易还笑得如此畅快,心中怒火滔天,对于林松生出了杀机!

    而林松此时也正高兴,终于可以好好修行,不必到苍松门下送死了,但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从心底涌起,转眼一看,正好看到苍松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杀意。不过,林松此时却开始警惕起来,虽然如愿入了大竹峰,却让苍松生出杀意,可谓有得有失吧!不过想到,未来迟早要跟苍松对上,对此时苍松产生杀意也不甚在意了。

    最让林松高兴的是,将林惊羽给挖了过来,这下原本应该投到苍松门下的徒弟如今却要入大竹峰,不知道苍松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气死。林松将林惊羽拖过来,自然是不想让他投入苍松的门下,虽说苍松会悉心教导林惊羽,可是却在小凡的身旁埋下了一颗钉子,虽说小凡在有些事情上很是固执,但是对于林惊羽,小凡还是很信任的,到时候想要让小凡修行天地灵根经被林惊羽套了出来告诉苍松,可就不妙了!所以,林松才断了林惊羽投入苍松门下的机会,为的就是将林惊羽拉拢过来成为自己人,而不是埋在身边的祸根,指不定就背后捅刀子。
阅读灵根道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