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 魔教踪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6章魔教踪迹

    竹竿上的白色长幡迎风飘扬,夹杂在锣鼓唢呐声中的不是喜悦的祝词而是痛彻心扉的哭喊声。

    两列身穿白色孝服,头戴白布的人群一边行走一边往空中抛洒黄色纸钱,后面则有几名青壮的汉子抬着漆黑沉重的棺木跟在后面,路上的行人纷纷自觉让路,让这一行出殡的队伍能够缓缓朝着镇门外走去。期间还能看到有几名老妇花白的头发上带着白布身穿着孝服,死死地趴在棺木上,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发出沉痛的呼喊声,莫名地让原本热闹喧哗的街道骤然一静,有一股悲痛的氛围在哭喊声中弥漫,林松便瞧见了不少女子站在两旁的人群中偷偷抹着眼泪。同时还有窃窃私语掺杂其中。

    “唉,这是老王家的出殡队吧?”

    “还有李老二家的出殡队。”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最近死的人越来越多了。”

    “是啊!自从月前发现胡大牛家死了人,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过几天就要死一个人,附近村子的人据说都躲进山里了。”

    “我听说,周家村子不信邪,还留在村子里,结果一下子就死了好几条人命,还都是些青壮的汉子。”

    “你听说的落伍了,知道吗?听说死这么多人是妖邪在作祟!”

    “诶!可不是嘛!我听我隔壁的仵作说这些人死的很奇怪,身体都很完好,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却独独少了全身的血液!”

    “啊!你说的事是真的假的?莫非是真的有妖物在作祟,专门吸食人血吗?”

    “不知道,最近可不太平,最好留在镇里别出去,我在山海苑听有武林豪客说不单是附近村子死了人,就连很多武林好汉也失踪了!”

    “不会吧!连会武功的人都失踪了许多?”

    “还别说,我前天去山海苑吃饭,结果听到有人在谈论最近来进货的商队都失踪了好些!所以你看,来河阳进货的商队都见不到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最近都看不到什么商队了,现在大家都躲在镇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别太担心了,我们河阳可是有青云门的仙长在看护,所以你看附近村子都出了事,可镇子里却是一点事都没有,也不用太担心了,我们只要待在镇里不出去,自然会有青云门的仙长来处理的。”

    “对,对,对!我们还是老实待在镇里,自然就能安全了。”

    “唉,希望如此吧!不知道青云门的仙长什么时候才会来处理这些事”

    虽然这些人的窃窃私语说的很小声,可是却瞒不过林松的神识,自然这些对话都被林松收入耳中。

    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神情,向许掌柜问道:“许掌柜,最近镇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日间有这么多户人家出殡?”

    许掌柜看了一会出殡的队伍后,转过头来叹了口气道:“不是镇里发生了事情,而是镇子附近的几家村子出了事,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还请掌柜明说。”

    “小道友想打听消息,老朽自然无不可言,只是老朽所知却也有限,具体的情况倒也不甚明了。”

    “没事,许掌柜但说无妨,我们两兄弟初到河阳,消息不灵通,只是进镇时发现路人都行色匆匆,似乎很怕在镇外行走,所以猜测是不是有事发生,只是想要了解消息,以免遇上事情还不知缘由。”

    许掌柜点点头说道:“最近这段时日,河阳附近都不太平,周边几个村子的凡人死了很多,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特别是一些气血强大些的武林中人,有很多人都失踪了,凡人间所传是有妖邪在作祟,因为死去的人,全身的血液都不见了,可是在我等修行中人来看,这恐怕不是妖邪在作祟,反而像是魔教的手笔!”

    “哦?愿闻其详,许掌柜为何觉得是魔教在背后害人?”

    “小道友可能有所不知,相传800年前魔教有一门派名为炼血堂,当中的掌门黑心老人有一至宝名为噬血珠!专门以生灵鲜血祭炼,以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背后肯定是魔教的人在害人,只是不知道是何门何派所为,如果是炼血堂的人,恐怕是想以生灵的鲜血为引,炼制什么法宝吧!”说完看了看林松的神色,有些惭愧的说道:“让小道友见笑了,这些只是老朽的猜测,当不得数。”

    林松听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先完成交易吧!”

    “如此甚好!”

    于是,按照早先谈妥的价格,许掌柜拿出了三十万两黄金的金票给林松,而林松则将木盒连带其中的灵草都留了下来。收好金票,向许掌柜问道:“许掌柜,请问最近哪家店买卖灵材拥有的种类最齐全最丰富?”

    “小道友是想买些需要的灵材吗?那可以去前面不远处的珍宝阁去看看,里面的灵材却是河阳镇中最丰富的一家店子。”

    “那好,如此多谢许掌柜了。”

    “不谢,倒是老朽还要感谢小道友带来的灵草,这下老朽的收藏一下子丰富了许多。”

    互相客套一番后,林松带着小凡直接离开通源医馆,往许掌柜所说的珍宝阁而去。

    通源医馆内,那名叫阿福的中年人走上前来,在许掌柜面前问道:“许老,为何您要提醒那两位小兄弟,背后是魔教在捣鬼?”

    许掌柜目视着林松两人离去的身影,头也不回地说道:“这两位可不简单啊!周身清气纯净莹然,显然是修行了上乘的功法,与我交谈的小道友身旁的小兄弟,我尚且能够看出些许虚实,而那位与我交易的小道友,我却看不出任何的虚实出来,显然功力远超我等。在这河阳能够有如此功力,而且又是修行上乘功法的人,恐怕也只有那里了。”

    “您是说,青云?”

    许掌柜摇摇头道:“八九不离十,如此一来倒也能说通为何如此在意河阳发生的事了。我这一提醒,恐怕魔教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这些日子弄得天怒人怨,害的我白白损失了一只商队,挡我财路,自然不能让魔教好过,仗着魔教势大欺压我们散修,还敢在青云门的眼皮底下行凶,这魔教是越来越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那您提醒那两位,莫不是在借刀杀人?”

    “当然,我们散修奈何不得魔教,但要真是哪里出来的人,怎会怕魔教?自然会找魔教的麻烦。”

    “许老,还是您老有办法,这下不但能够出一口恶气,还能交好青云门的弟子。”

    “那是当然。”许掌柜抚须而笑道。
阅读灵根道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